异世界建国记吧 关注:5,215贴子:3,683
  • 22回复贴,共1

二十三话 费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队长!怎么了?

“基本上是确定的,但是……”

“我告诉大家费尔姆王的军队来了”。

“不是很好吗?还告诉了大家”

在这种情况下,麻烦的是和费姆王的国家接触。那时就为时已晚了

真怕把麻烦的东西带入了呢。

怎么样呢?。

“把这些家伙交给费姆王?,难道他们要和费姆国王敌对?”

如果费姆王不在的话,三十个人左右的容许也是可以的。

最初是负担,但人口不断增加。

并且还会得到帮助的。

孩子当然是最优先的,如果可以的话,大人也会帮助。

但是被费姆王伊查门看到是会讨厌的。

最优先的是现在的大家。

“那个……真的要和费姆王敌对呢?”

索韵举手了。

“是吧?”但是看了统治方法和王的原委

“不是那样说的……那些人是已经逃避过一次的人。领回的同时监视也是很重要的。”

这也说不定。

一次潜逃的家伙,是不良债权。也有逃跑到领地的可能。比外国还危险也有啊。

在这样之前,可以确保三十人吗?。

一般认为“三人所产生的税金”、“为了监视的兵力”。

我要放弃。

放弃那家伙们把松手的农田分配给家臣,缓和他们的不满。

咦?

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他们追上来啊?

如果那样说的话,那个士兵说什么不稳的事。

或许……
逃跑的家伙是反叛者,背叛者,叛国者也有可能

缇特拉有不安的事。

果然是这样。是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
因为杀了他们减少粮食的消耗吗

假如有1000人规模的话,在税收上,但是,三十人的话就没有问题。

也许,对士兵没有杀人的事,是关乎士气的吧。

谁都不想杀谁。

“那么救他们好吗”?。对,那些人并没有罪,原本就是这样啊,我在帮助的方向赞成,罗兹瓦尔德和罗恩表示赞成。

“我也赞成吗”

克也赞同了。

我想“我也想救人了,被杀的人很可怜”。

索韵也赞成呢?。

确实缇特拉也赞成啊。

“大体就是这样……如果见死不救的话就变得和自己的父母一样了”

虽然不是很赞成,但没有反对

“其他人的回答是什么?有反对的人请举手”

谁也没有举手。

“赞成的?”

全体人员都举起手。

这就决定了。

既然这样

“首先,各位……我决定接受你们的来到”
我如此回答
“难民是……新村人为此欢呼吧。”

“但是”“我会根据你们的行动来决定”。

我说完后,新村人一脸严肃地点头了。

大体上,好象明白自己的立场。

如果都能老实一点,我就不会特别的说。

“还有,过来吧伊亚,有事商谈。

我叫新村的代表者过来。

首先是费姆王对策协商。

我在建筑物中把伊亚和缇特拉,然后,罗兹瓦尔德,克罗恩,索韵,鲁鲁,召集过来。

这个七个就是这个村子的干部……他们就是这样的立场。

罗恩和罗兹瓦尔德纯粹力,责任感比较强。

克罗恩是这个村里最弓的处理。而且还有情报操纵。

索韵和鲁鲁是这个村子的少数咒术战力。

缇特拉是……没说到的。

伊亚今后将制定并批准新村民

“那么,议题是即将逼近这里费姆王的军势。”

我要说的是,伊亚绑着脸了。

这么说来说明。嘛,一。

“首先。让这些人接受的是费姆王想要杀死这些人的前提吗?如果费姆王这个人纯粹无可挽回这些人怎么办”?

“那时……你也得给贡物递眼色”

我觉得如果是笨蛋就会把它给拉下来。
于是我就想起了罗赛斯王的“反正哭出来”的发言。
那是用贡物来取小麦的意思吗……

“不行吗?”

“……只有我才能出来的

伊亚默默的低着头。

结果,在这个场合,他的发言权等于没有。

但是在费姆王来的时候,贡品必须交给他吧。对方是二百人。
也许如果没有乖乖给,就会掠夺来吧。
换句话说,我们必须换小麦。……真的是忍不住要哭出来的吧。

“这个已经很好了吧。我们假定费姆王已经来了。新村民是脱去衣服。如果你拿着那件衣服拿走的话,就会被杀了吧。还有我们昨天吃过的动物的骨头啊。还有格里芬先生的床上滚到附近的勇者**的人骨。那如果有可靠性增加。以此来维持体面”。

他们没有必要杀死居民。

如果是杀了的事实就好了。

以后把二百多名士兵关起来就没有问题。

如果考虑那个喋喋不休的士兵在的事,也许有点勉强。

“”。问题是フェルム王我们村本身看中的场合。虽然这时候是怎么办……总之是在征收贡品吧。”

“根据量?每年都会征收很多的量,我们也很痛苦。

“暂时先忍受一年。用那一年统一武器。以那武器为背景进行交涉吧

如果有这样的要求,如果有过剩的量……

没有办法啊。

“问题是哪个才可以的呢?”。储备有多少?

就这样。我们的农业技术是比对方更高的储备量被欺骗。实际收获的5成以七成这样的事说出来

缇特拉用心算计算了储备的量说。

我们分吃的话足够了,但是难民的食物无法确保。

果然罗萨伊斯王央求是不是只能……

真的是没有了。那斑秃的小子。

“缺少的部分是蜂蜜和毛皮,在酒上补充吗”

纸和须惠器是不行的。

那是价值太高了。

听了做法吧。

蜂蜜是价值很高,但因为有天然蜜蜂的巢湖,所以没有问题。

决定了大部分的方针。

“好,好!贡品的准备。为慎重起见以后积蓄的小麦要隐藏起来。

还有就是我的交涉能力了。

“哦,对了。”首先必须说的事情是什么

大家的视线关注我。

“我,这个谈判结束后就要结婚了”。

_ _ 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完全,逃跑是麻烦的”。反正要把叛乱发动起来就好了。这样的话,就没有必要追追的必要了

费姆是嫌麻烦,说道。

要是麻烦的话,不必特意去本人。

但是他根认真,特地把脚带过来。

尽情的好处,认真的性格是他成为王的。

“真的是什么人?”

“理所当然”。好吗?。如果能稍微允许的话,同样会发生同样的事情

这次是三十人,所以不影响很多。

但如果这是一百个人,二百人的话,则是另一种说法。

叛乱的眼睛是捏造的比较好。

“好吗?。这样的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并且一次彻底地做是很重要的。罗萨伊斯王的国家侵略的准备。以那时候的粮食满足民众的肚子就好了。

“哎呀,是吗?不,我很清楚王的强悍。但是问题是地主的家伙

费姆伙同拉斯家灭了地主们。

他们对费姆感到不满。

至今,税金又高,没有职业的人又多,罗萨伊斯王统治的时代也无法比他奢侈。

因不满而不满啊。

“哼,他们又置之不理。反正是什么都无能为力的家伙。那种人勾结罗萨伊斯王,也受不了多大的打击。不如说是一起处理的机会。比起这个问题还对拉戈发誓忠诚的家伙。”

奉承也可以说是明君,领主拉戈。失败多次。
也战败给费姆所觉察的地方。

然而,他是个善良的人物,向拉戈发誓忠诚的士兵和将军是很多。

他们是接受费姆的支配,但如果有机会起兵叛乱


但是,温柔是人的肚子不膨胀。

毕竟,费姆为中心的有力地主被煽动了的民众给杀了。

“如今那个小孩?”

“死了。十岁的孩子在森林中一个人彷徨是不能生存的。现在变成了狼的血肉吧?”

他亲信说他太担心了。

王!看到那些人了

“干得好,在哪里?

“从这里开始南边去南方了。但是,……”

巫师的男人稍微吞吞吐吐。

有了“村里的地方”。从那里开始有人的味道

“村啊?”

费姆是沉思。

他也听说被格里芬保护着的村子的传言。

但是我以为终究是传闻。

被丢弃的孩子团结起来设法生活下去的程度努力吧。

证据是捡到格里芬的羽毛,铁剑,尸体剥取的东西。

我是这样想的。

但是实际上有一个村子的话就不一样。

“很难吃啊……就连我们也赢不了神啊!

“格里芬将人的战无论和听的。没有问题吧。而且他的领地更是堂奥。没有问题

费姆说。

实际上,格里芬将阿尔勃拉姆斯们自立的存在看作,支援停止。

所以他的预测是正确的。

“是这样啊。最坏,格里芬出来就撤退就行了嘛”

亲信这么说了。

过了一段时间后视野打开,树木稀疏了树桩增多。

那是那样吗?这是相当的规模

费姆看着远处的村,一边看一边嘟哝。

从家的数和田的广看大致,一百人是一百人规模的村庄。

村里为了狼以外,设置了简易的栅栏和挖掘。

“嗯?”谁都出来了

村的入口人四五十左右了。

有弓和剑。

“需要歼灭吗?”

“不,没有那个必要的”。好象好歹想商谈。

集体中的一人的男人前面了。

男的坐着马。

男人稍微有点前,距离一百米左右的地方停下了。

“你有什么事吗?”费姆国王!”

男子用大声呼喊。

费姆有点吃惊的同时,回答。

“首先你是什么人?”

“我是治理这个村子的阿尔姆斯”。

费姆是定睛阿尔勃拉姆斯号称观察的男人。

从年轻人的容貌和模糊的脸都能明白的是年轻人。

“我追逐了这个村子的我国的国民”!老实点给我们带路!”

我们也不能在人面前杀人了。我没有什么可以接受的

“你这家伙,我明白了,我会把所有的家伙都杀的”

普通的人类,不能摆脱这样的可怕的想法。

是相当于相当生气的头脑,是政治习惯的吗?。

“商量吧。我一个人到这里来!

费姆这样呼吁,年轻人开始一个人前进。

有很大的胆量。

在十米的地方,年轻人停了。

如果这一靠近就看见脸了。

头发和瞳孔是灰色。身上有肌肉,锻炼过的身体从衣服上明白。

衣服穿得很好的东西。

“初次见面费姆国王。要更加靠近的人吗?

“不,不,不。没有必要。你也无法安心吧呐”

费姆回答了。

“那么,接受不接受的理由是?”

“我们村里人口少。反正要杀的话我们就可以了吧?

年轻人回答。

费姆胆怯的样子。

相当的肝据わっ似的。

“那样的理由是不行的。我也有面子。尸体是必要的

“没有问题”。从前,有一个盗贼在村子里的盗贼的尸体。只有骨头。漂白放置了,快看腻了,所以给你。”

这句话费姆不禁皱的脸。

看上去有个青年人,但歹人。

残虐说费姆也真不愧是骸骨装饰没有兴趣。

“数量不足”

“动物的骨头补充的就可以了吗?。正好有啊。还有他们的衣服也一起带我吧。可能会增加吧

费姆稍微沉思。

如果连他杀了的事实就没有问题。

所以最好是喝年轻人的建议。后面的士兵默不作声他们的话就没有问题的。

敌人是四十人和这五分之一。没错,如果赢固守城池相应的损害出来。如果想把难民和其他的非战斗员做为对方的事想避开战斗。在这样的地方让士兵减少的是傻瓜。“哎呀,算了吧。那就是那,有三个十几人的余裕吗?费姆是用舌头舔嘴唇。“你把我的村子作为我国的领土”。没关系吗?“没关系,没关系。但是,自治的约定,想要得到的“没关系哦。交税金就可以了。对了,对了……这个村子的收获的八成看看吧”费姆原本没打算这样村治理。因为不是自己的国家的子民,不必客气。如果要拒绝灭掉就好。八分以下的方式得到攻克,八成以上的话贡品收到比较好。连粮食都放在手上,暂时保持。后面是这样的村庄,放置。兵发送的价值也就没有了吧,这里是罗萨伊斯王的都离。如果把兵说的话,这个男人会拒绝的吧。罗萨伊斯王寻求帮助的可能。那样的话,那就已经全歼了。一分钱也不可能。“现在马上吗?”“理所当然”。春天的收获全部吃了吧?事先告诉你在敷衍也白搭了。从村的规模看,能明白多少收获现在如果错过罗萨伊斯王的军队呼唤吧。现在是没有的。还有可能有更多的大军进来损害村子……本来这个村子暴利。没有办法。“80%”。那太多了吧。对六成不能输给我吗?代替我们村的特产蜂蜜和毛皮“蜂蜜,蜂蜜……”蜂蜜很贵,很少吃。不是量也不坏的交易。“七成”“七分”。然后用手打一手吧“我明白了。马上就准备好了。等着暂时等候年轻人说,回到村子里。过了一会儿,男人们把水壶里的大车过来了。“请”“相当早啊”。准备“准备”吗?费姆这么说,年轻人亲切地笑了。“哎呀,算了。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获。归来吧。把我做的事被处刑了的事费姆的马改变方向,背对着村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7-10-26 13:07
    2楼是我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7-10-26 13:12
      後面的文都擠在一起了 對話的部分可以稍微口語化 這篇比前兩篇翻的比較好一點了 謝謝翻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7-10-26 13:41
        以下是润色


        收起回复
        4楼2017-10-27 23:04
          “首领!怎么样了?
          “基本上确定是清白的,但是……”

          我告诉了大家菲尔姆王的军队正在前来这件事。

          “不太妙吗?把他们还回去吧。”
          “在这种情况下,麻烦在于和菲尔姆王之国的接触。现在就为时已晚了。”

          真是把麻烦的东西带入了呢。
          怎么办好呢?。

          “把这些家伙交给菲尔姆王吗?还是做好与菲尔姆王敌对的觉悟藏起来呢?”

          如果没有菲尔姆王的事的话,三十个人左右允许加入也是可以的。
          最初会是负担,但人口增加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并且又决定能够帮到的人要尽量去帮。
          孩子当然是最优先的,如果可以的话,大人也要帮助。

          但是被菲尔姆王借机找茬是讨厌的。
          最优先的是现在的大家。

          “那个……真的会和菲尔姆王敌对吗?”
          索韵举手了。

          “会不会呢?但是看了统治方法和成王的经过吧。”
          “不是说那个……那些人是已经逃亡过一次的人。领回的同时监视也是很重要的。”

          说不定会是那样呢。
          曾经潜逃过的家伙,是不良债权。就算带回了也有再度逃出的可能。也有与外国勾结的危险啊。
          在这样之前,确保三十人有那相应的价值吗?。

          普通想来,“三人所产生的税金”<“为了监视的兵力”。

          是我的话会放弃。
          放弃那些家伙们,把空出来的农田分配给家臣,缓和他们的不满。

          咦?
          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他们要追上来啊?

          这么说来,那个士兵有说到什么不安稳的事。
          或许……

          “逃跑的家伙是反叛者。反叛者要杀光。”
          缇特拉说出了让人不安的发言。

          果然是这样。以儆效尤要杀了吧。
          那是很有效的。

          假如是千人规模的话会影响税收,但是,三十人的话就没有问题。
          大概,没有对士兵传达杀人的事,是关乎士气的缘故吧。
          谁都不想杀同胞。

          “那么救他们好吗?那些人并没有罪啊。”
          “也是呢。我是倾向于赞同救助的。”
          罗兹瓦尔德和隆表示赞成。

          “我也赞成吗”
          古拉姆也赞同了。

          “我也是想救助人的,被杀的话很可怜。”。
          索韵也赞成吗。

          确实缇特拉也赞成啊。

          “大体就是这样……如果见死不救的话就变得和自己的父母一样了……”
          露露虽然不是特别赞成,但没有反对

          “其他人呢?有反对的家伙请举手。”
          谁也没有举手。

          “赞成的呢?”
          全员都举起了手。

          这就决定了。
          ———————————————————————————————————————

          “首先,各位……决定了接受你们的到来。”
          我如此说了,难民……新村民们为此欢呼着。”

          “但是这决定也有翻覆的可能性。要看你们的行动了。”。
          我说完后,新村民一脸严肃地点头了。

          大体上,好象明白自己的立场。

          如果都能老实一点,我也不会特别的说什么。

          “还有是叫伊亚吧?来一下。有事讨论。”
          我叫来新村民的代表者。

          首先是要讨论对菲尔姆王的对策。

          我在建筑物中召集了伊亚和缇特拉,再有是隆、罗兹瓦尔德、古拉姆、索韵、露露。

          这七人就是这个村子的干部……类似这样的立场。

          隆和罗兹瓦尔德纯粹的力量很强,还有着责任感。
          古拉姆是这个村里最擅长弓的。而且果断。
          索韵和露露是这个村子的少数咒术战力。

          缇特拉是……不用多说了吧。
          伊亚为了今后引领新村民而必需的。

          “那么,议题是即将逼近这里的菲尔姆王的军势。”
          我那么说了后,伊亚的表情僵住了。

          这么说来没有说明过啊。嘛啊算了。

          “首先。接受这些人是以菲尔姆王想要杀死这些人为前提的吗?如果菲尔姆王这个人纯粹是傻【不会算成本】想要挽回这些人怎么办?”

          “那时候……献上贡品讨好他吧。”

          假如是笨蛋的话像这样就可以接受让步了吧。
          或者说接受了贡品,也就不好出手了吧。

          这时我想起了罗萨伊斯王的“反正会哭出来的”发言。
          那是用说贡品会减少小麦的意思吗……

          “不行吗?”
          “……也不是拿不出来。”

          伊亚默默的低着头。
          结果,在这个场合,他的发言权等于没有。

          但是在菲尔姆王来的时候,贡品必须交给他吧。对方是二百人。
          也许如果没有老实地给,就会来掠夺吧。
          换句话说,我们不得不给出小麦。……真的是忍不住要哭出来的吧。

          “这样已经很好了吧。就假定菲尔姆王是为了杀光而来的。新村民去脱掉衣服。如果带着那些衣服拿走的话,就能当成是被杀了吧。还有我们昨天吃过的动物骨头。再加上滚在格里芬大人的卧床附近的勇者【SB】的人骨。如果有那个也能让可靠性增加。以此来维持体面。”

          他们没有必要非得杀死居民。
          做出杀了的事实就好了。

          之后让二百多名士兵封口就没有问题。

          虽然考虑那个嘴特别溜的士兵在的事,也许有点勉强。

          “但是。问题是菲尔姆王看中了我们村本身的场合。虽然这时候要怎么办也……总之是先准备贡品吧。”
          “量如何呢?每年都被征收走很多的量我们也会很辛苦。”
          “暂时先忍耐一年。然后,在那一年间整备武器。以那武器为背景进行交涉吧。”

          如果那样也要求了过多的量……
          就无计可施了呢。

          “问题是到哪里为止可以拿出呢?。储备有多少?”
          “关于那个。我们的农业技术是比对方更高,可以欺骗储备量。拿出实际收获的五成到七成吧。”

          缇特拉用心算计算了储备的量说。
          我们吃的分足够了,但是支持难民的食物无法确保。
          果然只能哭着求罗萨伊斯王吗……
          真心讨厌。那个秃头家伙。

          “缺少的部分是靠蜂蜜、毛皮和酒上补充吗”

          纸和须惠器是不行的。
          那个价值太高了。

          会想要打听做法吧。

          蜂蜜是价值很高,但因为有采集天然蜜蜂的巢穴的收集法,所以没有问题。

          决定了大致的方针。

          “好!做好贡品的准备。为慎重起见,积蓄的小麦要隐藏起来。”

          还有就看我的交涉能力了。

          “啊,对了。首先有个必须说的事。”
          大家向我投来视线。

          “我,这个谈判结束后就要结婚了。”【flag飞起】。
          ———————————————————————————————————————


          收起回复
          5楼2017-10-27 23:05
            “完全地,逃跑尽是麻烦。反正如此,发起叛乱不就好了。这样的话,就没有追的必要了。”
            菲尔姆嫌麻烦地,说道。

            要是真的嫌麻烦的话,不必特意本人前来的。
            但是他实际上很认真,特地挪步过来。

            思考果断,加上认真的性格使他成为了王。

            “真的要都杀光吗?”
            “理所当然的。好吗?。如果能稍微就原谅的话,又会发生同样的事情的。”

            这次是三十人,所以影响不到大势。
            但如果这是一百个人,二百人的话,又另当别论了。

            叛乱的苗头还是击溃比较好。

            “好吗?这样残暴的事做一次,并且做的彻底是很重要的。什么时候,做好了对罗萨伊斯王之国侵略的准备。以那时候的粮食满足民众的肚子就好了。”
            “哈啊,是那样吗。不,王的强悍是很清楚的。但是问题在于地主那帮家伙。”

            和菲尔姆勾结灭了拉斯家的地主们,
            他们对菲尔姆感到不满。

            至今,税金又高,有得不到要职,与罗萨伊斯王统治的时代相比,也无法比他奢侈。

            无法满足,会不满也没办法。

            “哼,他们就防止好了。反正是什么都做不到的家伙。那种人即便勾结罗萨伊斯王,也造成不了多大的打击。不如说是一网打尽的机会。比起这个,问题还是在于对拉戈乌宣誓忠诚的家伙。”

            就算恭维,领主拉戈乌也称不上是明君。失政也不少。
            战败给菲尔姆,也多少能觉察到吧。
            然而,他是个温柔的人物,向拉戈乌宣誓忠诚的士兵和将军很多。

            他们形式上是接受着菲尔姆的支配,但如果有机会就会起兵叛乱。


            但是,温柔填不饱人的肚子。
            结果,以菲尔姆为中心,被有力地主煽动了的民众给杀了。

            “事到如今想起那个小鬼逃了还是痛恨呐。”
            “死定了啊。十岁的孩子在森林中一个人彷徨是不可能幸存的。现在已经变成狼的血肉了吧?”

            多虑了,他的亲信说着。

            “王!找到那些人了。”
            “干得好,在哪里?
            “从这里向南方一段距离了。但是……”

            咒术师的男人稍微踌躇着。

            “到了一个村子那样的地方。从那里开始有那些人的味道。”
            “村子?”

            菲尔姆陷入沉思。

            他也听说过被格里芬守护着的村子的传言。
            但是终究以为是传闻。

            顶多是被丢弃的孩子团结起来,设法生活下去的程度挣扎着吧。
            证据的格里芬的羽毛是捡到的,铁剑是剥取尸体的东西。

            原本是这样想的。

            但是实际上有着一个村子的话,就不一样了。

            “不好办啊……就算是我们也赢不了神啊!
            “没听说过格里芬有参与人的战斗的。没有问题。而且他的领地更是更加深处。没有问题的。”

            菲尔姆说了。
            实际上,格里芬将阿尔姆斯们看作能自立的存在后,便停止了支援。
            所以他的预测是正确的。

            “是这样啊。最糟的话,格里芬一出来就撤退就行了嘛”

            亲信这么说了。

            过了一段时间后视野展开,树木稀疏了树桩增多。

            “就是那个吗?确实是相当的规模啊。”

            菲尔姆一边看着远处的村,一边嘟哝着。
            从房屋的数量和田地的面积大致看来,是一百人到一百五十人规模的村庄。
            村里为了防狼,设置了简易的栅栏和沟渠。

            “嗯?有谁出来了。”

            村的入口聚集着四五十人左右。
            拿着弓和剑。

            “需要歼灭吗?”
            “不,没有那个必要的。好象好歹是想商谈。”

            集体中的一名男子走上前来。
            男乘坐着马。

            男子稍微向前,在距离一百米左右的地方停下了。

            “来此所为何事?菲尔姆国王!”

            男子大声呼喊着。

            菲尔姆有点吃惊的同时,回答。
            “首先说你是什么人?”
            “我是治理这个村子的阿尔姆斯。”

            菲尔姆凝视自称阿尔姆斯的男子观察着。

            从身高和隐约看见的脸都能明白的是年轻人。

            “我追逐着逃往这个村子的我国国民!老实点给我们带回!”

            “我等的人不能任其在眼前被杀。恕难从命。”

            “你丫,那我就把所有家伙都杀光,明白了吗?”

            普通的人类,不会显出这样可怕的想法的。

            是头脑相当特别吗,还是政治上习惯了吗?

            “商量吧。一个人到这里来!”

            菲尔姆这样呼喊,年轻人开始一个人前进。

            胆量倒是不错。

            在十米的地方,年轻人停住了。
            靠的这么近就能看清脸了。

            头发和瞳孔是灰色。身上付有肌肉,锻炼过的身体,从衣服外也看得出来。
            衣服是穿着很好的东西。

            “初次见面,菲尔姆国王。还要更加靠近吗?
            “不。没有必要。你也无法安心吧。”

            菲尔姆回答了。

            “那么,无法接受的理由是?”
            “我们村里人口少。反正要杀的话,给我们也可以吧?”

            年轻人回答。

            完全不怕菲尔姆的样子。

            好像相当的胆大呢。

            “那样的理由是不行的。我也有面子在。尸体是必要的。”

            “那没有问题。过去,攻击村子的盗贼的尸体有的是。只剩了骨头。晒干放置着了,差不多也快看腻了,送给你好了。”

            这句话令菲尔姆不禁皱着脸。
            看上去是个好年人,但却是扭曲的家伙。

            残虐如菲尔姆,到底也没有拿骸骨装饰的兴趣。

            “数量不足呐。”

            “拿动物的骨头补充就好吧。正好有啊。还有他们的衣服也一起带走吧。可信度会增加吧。”

            菲尔姆稍微沉思。
            对他来说只要当做事实上杀了就没有问题。
            所以接受年轻人的建议也不错。让后面的士兵沉默就没有问题。

            敌人是四十人,只有这边的五分之一。肯定是能赢的,但如果对方固守其中也会造成相应的损害。
            考虑到对手仅仅是难民和其他的非战斗员,想要避开战斗。
            在这样的地方让士兵减少是傻瓜所为。

            “哎呀也好吧。那个就算了,然后,有供养三十人的余裕吗?”
            菲尔姆是用舌头舔着嘴唇。

            “把你的村子作为我国的领土。没关系吧?”
            “没关系。但是想要约定能得到自治。”
            “没关系哦。只要交税金就可以了。是呢……就要这个村子收获的八成吧。”

            菲尔姆原本也没打算治理这样村子。
            能榨取的尽管榨干就好。
            反正不是自己国家的子民,不必客气。

            拒绝的话灭掉就好。
            八成以下的话,直接攻克也能得到,想要八成以上的话接受贡品比较好。

            到手了粮食,暂时也能保持住国家吧。
            之后这样的村庄,放置着就好了。

            送来士兵的价值也没有,这里距离罗萨伊斯王都也很近。
            如果说要放置士兵的话,这个男人会拒绝的吧。
            有可能向罗萨伊斯王寻求帮助。
            那样的话,送去的士兵就会全灭了。一分钱也得不到。

            “现在马上吗?”
            “理所当然的。别说春天的收获全部吃完了吧?事先告诉你想要欺诈也是白搭。从村子的规模看来,就能明白有多少收获。”

            如果放过现在的话就会向罗萨伊斯王的军队呼救吧。
            不是现在就不行。

            如果有更多大军就能无伤地攻陷这里……本来这个村子就是意外的幸运。
            没办法。

            “八成吗。那太多了吧。减到六成不行吗?作为代替收下我们村的特产蜂蜜和毛皮吧。”
            “喉,蜂蜜吗……”

            蜂蜜非常昂贵,很少吃到。
            根据量来看也是不坏的交易。

            “七成。动手吧。”
            “我明白了。马上就准备好了。请暂时等候。”

            年轻人说了便回到村子里。
            过了一会儿,男人们把装着水壶里的大车拉过来了。

            “请。”
            “相当快啊。准备了吗?”

            菲尔姆这么说着,年轻人亲切地笑了。
            “哎呀也好。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获。归还吧。然后谁敢泄露我们此行的事就等着处刑吧。”

            菲尔姆调转马头,背向村子离去。


            收起回复
            6楼2017-10-27 23:21
              謝謝您,看明白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7-11-01 20:35
                感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7-11-03 21:13
                  这翻译看看得头晕,看生肉还好懂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7-11-06 03:01
                    勇气可嘉,辛苦了,一次生两次熟,多多翻译就会通顺许多


                    回复
                    11楼2017-11-11 23:29
                      看不懂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7-11-12 21:11
                        這章看不懂


                        回复
                        13楼2017-11-25 06:33
                          感謝翻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7-12-21 21:34
                            润色之后大致能明白了,不过感觉男主不太有军事才能


                            回复
                            15楼2018-04-10 20:09
                              你這是全機翻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8-05-05 12:20
                                感谢dalao润色。虽然翻译dalao很辛苦但是那翻译真的看的头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8-05-28 2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