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友吧 关注:180,317贴子:15,235,445
  • 12回复贴,共1
这并非是一个笔友贴,仅以自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22 00:13
    我一个人的时候,常常开始思考一些看似深沉但对很多人来说,并非必要的事情,以前总是用本子写东西,那时候每天有很多情绪,喜怒分明,后来开始更常用手机来记一些片段,琐事,灵感,种种,于是QQ的记事本里,有了很多标题破碎的条目,几年前想找笔友,因为一直以来的想法,以及要和朋友分开很久,有些寂寞,也因此,会开始写一些片段在贴吧里,这样,已经不是为了找笔友之类,因为有些想法,是我并非想藏在心里,而是想告诉别人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22 00:24
      今天我本来想续在旧贴里,但是想想,我想要告诉一些人们,hello,worl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22 00:26
        等你娓娓道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22 00:28
          最近发生了一件让我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如今另我反思的事情,大约一周以前,我看《青春的花路》的时候,觉得里面的一些人都很有意思,当时范丞丞出场的时候,我其实已经对他抱有一些偏见,一方面我曾经浏览过一些写他不好的推送,另一方面那个时候范冰冰刚刚犯了错误,而他也暗合我的预想,觉得他很任性,娇生惯养,直到有一期是他过敏之后队友为他赢了大餐安慰他,他的表现让我觉得他并非我以为的那个人,他并不张扬,有些傻气,但也待人有礼,有时候很温柔。之后发现他们几个来自同一个组合,我又开始看《偶像练习生》,就在这里,我发现我又看错了蔡徐坤,刚开场的时候,他那身衣服,确实另外很无语,更无语的是,他说他在低潮时创作了歌,baby girl,这首歌,这个名字,至今仍是我无法欣赏的。带着这样的油腻的,浮夸的,女气的,以及打篮球很不可描述的,种种,我从各处得到的,对于他厚重的滤镜,却仍然对他一天天改观,直到现在,他让我觉得,他是一个很好的偶像,在这些练习生中,他确实是佼佼者,但离完美,还有很远很远,说实话我不是很懂Rap,他的歌声,舞蹈,都没有打动到我,而我,是一个音乐列表中至多古风,老歌的人,也没有爱豆,并无法客观评价这些东西,他真正打动到我的,是他本身,譬如每次演出完他总会感谢很多人,譬如在刚开始一直到最后,他并没有像很多人一样从懈怠到努力的转变,他一直在练习,即使他很多次都是第一,譬如他一直有帮助别人,也譬如他,我发现他在练习中一直有笑容,少了演出的刻意,多了真诚与动人,于是我逐渐褪去滤镜,才发现他原来比我还小一些,才发现他很坚强,很努力,我之所以觉得他适合当一个很好的偶像,因为他本身而并非艺能。于是我又找了他打篮球的视频,发现还是很浮夸。也许现在他并不成熟,他的粉丝亦是,但是若是我看到的即是真实,我相信他也不会止步于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22 01:08
            这两张照片,第一张是黎明,第二张是黄昏,这世界上有一些人,正忍受讥笑,诽谤,非议,被一些盲目的人给予盲目的言辞,我希望你们更坚强的等待,温柔的晨光刺破黑夜的那一瞬间,我曾看过一段小说,一个盲人在他恢复光明那一刻,站在日出的海边,他说,hello,world,你好啊,世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22 01:16
              现在中国的艺人,尤其是男明星,确实很多都画着精致的妆容,很秀气,也很红,很多人就开始攻击他们,我其实并不理解,一个人这样精致,可能是他本身如此,但是很多很多人这样,那么问题不该在我们身上吗,他们不过变成了我们想要他们变成的样子,也许正如《浮夸》中所说,不这样浮夸,又有谁能看见呢。
              我其实是不很开朗的性格,有些沉默,现在太多人喜欢妄议他人,从人到事,像上瘾般用言辞攻击别人,于是我觉得,我这样,也很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22 01:33
                好困了,我在这里并非要赞美谁,斥责谁,网络真的戾气很重,但我一直记得16年我看到的那句话,愿我们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也能够温柔的对待别人,那么,晚安,我是择玉,君子端方,如细择之玉,不讥不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22 01:41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8-22 09:42
                    三观很正,小姐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8-22 11:25
                      有这样的一群人们,他们的眼中只有两种人,自己和别人,只有两种性别,男和女,于是男性需要粗犷的外表,短短的头发,最好穿中正的颜色,那么,清秀成了错误,长发成了错误,多彩成了错误,甚至,矮也成了错误,于是女性需要婀娜的身段,庄重的举止,,那么,胖成了错误,丑成了错误,大笑成了错误,他们仅思考活着的事情,过去三千年的意义,与他无关,活在未来的那些遥远人们,更与他无关,当他看到有人穷一生只为飘洋追寻一块石头的时候,他便会笑这个人傻,当他看到有人耗巨资保护动物时,他便会笑这个人傻,他们可以轻易围观别人的伤痛,轻易诋毁别人,谩骂别人,开着不入流的玩笑,沾沾自喜,这样的人并不少,曾经我觉得,每个人都是星星,必有其闪耀之处,却原来这是一个尘埃星球,很多的尘埃,在黑暗中腐败,而少数的星星,则孤独地闪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25 00:56
                        这个世界上有一些并不浅显的东西,比如艺术,譬如诗歌,譬如读书,有一些平常不会去了解的东西,譬如制度,譬如历史,我们一无所知,却喜欢评论,你看到正确的东西,未必正确,你看到荒唐的东西也未必荒唐,眼睛让你看到,心给你判断,智慧却帮你度量,所以,如果无知,不了解,遵从自己的内心,那你所反驳的,大多是错误的,或是你不知如何辩驳,然后发现一种很有效的方法,去谩骂,侮辱,造谣,兴奋,洋洋得意,我以为,或很可笑。一些事情自有了解他们的人去度量评判。前些日子看到一段话,人有一种可怕的欲望,想要窥探别人的内心,传递自己的恐慌,,想要操纵别人,在得知别人受到自己影响时自鸣得意,这些都是难以启齿的,我们心中的恶魔。便是如此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30 15:11
                          本想举个例子,结果絮叨了很多,权做一哂。
                          书生与蝉
                          江南一带,有一间有名的书院,麓山书院,院长有一女儿,姿容秀美,几年前嫁给回来教书的一位秀才,二人育有一女,恩爱和乐。前些日子,这一家三口回到这秀才家乡给其母亲扫墓。三日归来,这家女儿便跑来对书院院长说,爷爷,我这次回去的时候,听到有人说爹又傻,学问又差,是走了狗屎运才娶了娘,这是真的吗

                          院长回道,爷爷给容儿讲个故事。几年前,安平村西面的两间小房子里,,住着一位王秀才,这秀才长的玉树临风,身材欣长,曾在麓山书院求学,不但学问很好,而且心地善良,当时同窗的学子都很愿与他来往。他本可以继续科考,但他思念亡母,便回了家乡安平村,想做个教书先生,落叶归根。

                          于是秀才在村里的西面买了两间屋子,一间居住,一间准备作书庐用。

                          一日下雨,秀才帮蚂蚁搬家,隔壁的碎嘴李婶看见秀才下雨蹲在路边自言自语,于是逢人就说,那俊俏的王公子,学问高,长得好,可惜是个傻的。

                          一年夏初,秀才的一位朋友途径此地,前来看他,二人站在荷塘边上,朋友对秀才说,荷风阵阵,瑾瑜不如作诗寄情。这秀才便道,一枝见春末,满池正夏浓。附近抓鱼的张老头听到,便想,一只煎了吃,满池蒸着吃,这诗我也会作。于是逢人便说,那村西的王秀才,学问差的很,还想吃光村里水塘的鱼。

                          一又一年秋末,县丞家的小姐听自己麓山的一位亲戚说这王秀才才高八斗,貌比潘安,温润仁善,欲嫁之,便托了县里的媒婆去相看,这日傍晚,媒婆来到安平村,先去找了村里据说什么都知道的周大狗,给了他十文钱,这周大狗便说,这村西的王秀才,我是知道的,这秀才虽说出自麓山书院,学问却很差,所以才想回来当个教书的,来村里后,发现他脑子不太好,经常自言自语,开了书庐,我们也不敢让他教啊,不仅如此,这人品行也不怎么好,经常拿池塘里的鱼,你说拿一两条也还好,他一拿拿了好多条,唉,怪不得我觉得最近塘里的鱼少了

                          那媒婆心下暗道不妙,便问,那这秀才长的如何,周大狗回道,还算俊俏。

                          于是媒婆问了秀才家位置离开,到了秀才家,远远看到一人衣衫破落,面容枯瘦,贼眉鼠目,口中之乎者也,心下已有计较,便悄悄离开了。

                          却不曾听那人又呼号,之乎者也,之乎者也,哈哈,我也是秀才郎了。

                          媒婆回到县里,报与那县丞家小姐说,小姐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又温柔贤惠,德才兼备,家底殷实,可那王秀才,实在不是小姐您的良人,我听他村里人说,这人学问微薄,品行不端,而且时而痴傻,终日自言自语,更有我亲眼所见,此人容貌猥琐,鼠目獐头,不修边幅,根本配不上小姐您呐。县丞小姐听罢,便立刻打消先前念头了。

                          却说次日,那秀才发现家中被盗,不仅如此,那盗贼还将秀才的书籍撕毁,毛笔折断,长衫染墨,问及村民,皆支吾言语,不肯说明。原是那窃贼是李婶侄子,住在村尾,为人虽是个泼皮无赖,既嫉妒秀才钱财有余,身负功名,又羡慕秀才容貌俊美,令人心悦,但毕竟同根同姓,亲疏有别,不好多言。

                          秀才听罢,便说,生我之人已故,养我之地不复,唯陌生人矣,合该离去。

                          于是这秀才离开了安平村,回到了麓山书院,当了个教书,遇上了院长家的小姐,过了两年,生了个调皮的小丫头。

                          小姑娘便说,啊,这些人好坏啊

                          院长说,他们并不坏,不过是有的人只相信看到的,不去辨别便轻易下结论,有的人对于自己不了解的领域妄作评论,有的人轻信谣言,而不加确认罢了

                          那为什么他们现在还这样说爹爹呢

                          容儿听过一句话,叫做谣言止于智者吗的?

                          这世上智者少,愚者少,唯凡人多矣。所以谣言一旦出现,是很难停止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30 18:38